ENGLISH 联系我们
感谢融都科技提供技术支持

主页 > 正文

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FinTech的江山与TechFin的

发表于2019-07-25 15:38:45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浏览:103

2019年7月6日至7日,由中国人民大学主办的“2019国际货币论坛”在北京举行。浙江互联网金融联合会主席、浙江大学国际联合商学院院长、浙江大学互联网金融研究院院长贲圣林教授出席本次论坛,并在“求是夜话:金融科技之夜”环节中以“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FinTech的江山与TechFin的江湖“为题发表主旨演讲。

微信图片_20190725153925.jpg

以下根据贲圣林教授演讲实录整理而成

谢谢邀请!非常高兴能与大家做一些交流,我想引用浙江大学校歌中的一句话作为开端,“靡革匪因,靡故匪新”,意思是任何事物都需要不断的革新,而革新的同时又需要继承过去的优秀元素,不能完全放弃历史。这句话所述与我们要说的金融科技(技术)FinTech,或者有人叫科技(技术)金融TechFin的发展历史很相似。今天我也想与大家谈谈FinTech和TechFin之间有什么区别。


从内涵上来看,FinTech实际上就是金融科技化,通常指现有的金融机构利用科技提供更好的客户体验、降低成本、增加收入并减少金融市场摩擦。而TechFin是科技驱动的金融,指科技公司依托新技术开发出更优的金融产品、服务及场景,将业务边界延伸和拓展到金融领域。以搭乘地铁为例,在伦敦我们可以通过桑坦德(Santander)银行卡刷卡乘地铁,这是金融科技的一个例子;而在杭州则可以通过支付宝二维码扫码乘地铁,这是科技金融的表现。厘清FinTech和TechFin这两者之间的区别,在研究的时候显得尤为重要。


首先我想来谈FinTech,即金融科技化,从发展过程来看,金融是有惯性、有路径依赖的。回顾历史上金融大国的变迁,从荷兰、到英国、再到美国,那么下一个会不会是中国?我们现在先打一个问号。这金融帝国背后的规律是什么?第一,必然是经济强国、贸易强国,军事力量也要强;第二,金融的惯性和用户习惯。比方说传统的金融服务靠人来完成,成本比较高。所以过去传统金融服务的客户,往往都是大客户、大企业、大机构等,即所谓批发业务,而中小企业就面临融资难融资贵问题。我在金融行业干了多年,我们做了很多所谓的“金融创新”。但后来几个朋友聊天时说,实际上过去几十年真正意义上的金融创新大概也就是ATM机或者信用卡,因为许多别的产品创新没有真正服务更多的客户、没有给消费者、客户等带来更好的体验、更好的服务。正因为此,银行业过去一贯给人的印象是“嫌贫爱富”,也只做批发业务;而常常也被称为投资银行的券商不投资,做了很多所谓的表外衍生品业务,服务的也基本是大客户;保险公司也没有运用足够多的科技元素来支持创新。传统银证保独霸天下的格局一直等到许多年以后当风险投资、私募股权开始时才在金融产品层面有所创新,才有鼓励创新创业的新的股权型金融。


同时,直到二次大战后过去的几十年间,传统金融科技化才真正逐渐兴起。我们现在可以用NFC(近场通讯)支付,保险公司可以通过AI(人工智能)提供定损服务,这都是科技的力量。同样,银行业在科技化过程中也做了一些业务模式的创新尝试,比如说20多年前,荷兰国际银行(ING Bank)就开始做直销银行。“高冷”的高盛这两年也开始做零售银行,依托高科技手段,向普通个人提供综合性、一体化的金融服务。科技的支撑使得金融行业,无论是银行、保险、证券,都开始进行长尾客户的开发,都开始拥抱金融科技化、金融大众化的趋势,也就是我们所说的普惠金融。如今,大家都知道很多银行、保险、证券、基金公司,也在积极拥抱更新的新技术,如所谓的ABCD(人工智能、区块链、云计算、大数据)等等,可以说是金融科技化升级版,就是金融机构的进一步信息化、科技化、数字化。


金融科技化具有渐进式的特点,受到的监管比较成型成熟,难以真正做到革命性的变化。这些渐进式的改进,往往发生在发达国家。顶级金融机构(往往来自发达国家和地区)由于自身能力较强,市场竞争又比较激烈,所以要不断进行改进。而发达国家人口又相对老龄化,在新事物接受程度上不够高,即便想要提供革命性的创新服务,由于客户群体接受度不足,也最终不得不通过渐进式的改变来推行。


但并不是说发达国家就没有原创性、革命性的创新。实际上许多TechFin的原创也更多是起源于发达国家,比如源于英国的Zopa(全球第一家P2P公司)、美国的贝宝PayPal(第一家在线支付服务商)等。但是因为在发达市场,传统金融的覆盖率相对比较高,客户相对较满意,所以即便是TechFin的原创,也只能做到从0到1,而短期内想从1做到100的机会却不大。


反之,发展中国家往往由于传统金融行业竞争性不足,传统金融系统发展较为落后,受制于对应的金融压抑和金融排斥,很多群体根本没有享受到基本金融服务或没有享受到很好的金融服务。而这恰恰为科技公司在提供一些基本金融服务的异军突起提供了契机,TechFin科技金融的出现如干柴遇烈火,发展凶猛,也随之带来金融市场的深刻变革。过去十几年,中国的例子已经证明这一点,蚂蚁金服在本土获得巨大成功的同时已在全球特别是周边的南亚与东南亚国家积极布局,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印尼、泰国等,都已点燃了星星之火,并也正呈现燎原之势。同时,世界上还有许多地方没能被金融服务所有效覆盖,它们的金融机构市场化程度也不够高、监管也不够成熟,但却有许多年轻化的人口乐于拥抱新兴事物。例如全球18亿的穆斯林人,70%以上没有银行卡,对于他们来说,与潜在的个人隐私泄漏风险比起来,能有一个可以方便快捷支付的银行“钱包”要重要得多。而TechFin就是这样以技术为驱动,在相对可控的风险下以简单的产品或便捷的服务不断拓展业务边界,无处不在地融入我们的生活中。


总结来看,由于金融排斥等原因,TechFin往往是在发展中国家更加容易被消费者所接受,发展会更快,这将会是一场技术驱动的金融革命。FinTech则更多在发达国家呈现出一个逐渐演化的过程。如果说发达国家是在FinTech领域小步慢走的话,那么TechFin在发展中国家可能是大步快走。中美两国在金融与科技交互领域所走的路径可以说是完全不一样。我们通常讲要弯道超车,但其实我们已经变换了车道。对于金融发展而言,TechFin的路径是“农村包围城市”,先影响发展中国家千千万万的人,这部分群体占世界80%-90%的人口;而发达国家的FinTech则主要覆盖像西欧、日本、北美等约占世界人口10%的人,只不过他们在全球事务中、经济金融生活中、全球治理中目前的影响力更大些。但世界在不断变化,未来可能会是TechFin先以发展中国家为主,再由农村包围城市,逐渐包围发达国家这样一个新的金融格局。


当然我们要达到这个境界也面临许多挑战:第一,人才短板;FinTech这个词就来自于发达国家,这个本身就说明目前发达国家的人才数量比我们多,教育质量也比我们更好,拥有更多的话语权;第二,监管规则制度不够完善。我们现在已处在数字经济时代,而我们发展中国家监管的理念、方法、规则、手段却远远没跟上。这在新金融行业相关的基础设施建设、制度建设方面表现尤其突出。比如传统银行(包括其科技化发展)有巴塞尔协议等国际通用的标准和制度等,但是TechFin尚没有标准。这也是为什么TechFin的冠军蚂蚁金服希望能够携手传统金融机构,通过相互赋能共同打造团体冠军的战略原因之一。


各位同学、朋友,普惠金融是个伟大的理念,但如果没有技术支撑,没有Fintech和TechFin,是很难完成的。中国的许多传统银行,也非常有社会责任感,希望在普惠金融业务上有所发展,但面临着难以走出现有技术框架、改变现有组织架构与变革企业文化等挑战,科技化、数字化转型任重道远。而网商银行、微众银行等Techfin属性的网络银行在普惠金融发展上有着重要的推动意义。虽然它们的成立时间比穆罕默德·尤努斯创立的孟加拉乡村银行晚得多,但在业务量和覆盖人口上已远远超过了乡村银行,这一切归功于技术赋能,我对它们未来进一步发展空间也充满期待。TechFin正使普惠金融梦想真正向我们走来,中国正面临引领这一趋势的伟大机遇,也必将承担起伟大的责任。


最后,我想与大家分享两位唐代诗人的诗句:一是刘禹锡的“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二是李白的“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各位朋友,我们已经进入了新经济、新科技、新金融的新时代,在这个时代,谁将是“沉舟”、“病树”,又有谁能成为“轻舟”,这值得我们大家深入思索。谢谢!


(本文根据贲圣林教授7月6日在北京举行的“2019国际货币论坛”中“求是夜话:金融科技之夜”上的演讲整理而成。)

(整理人:李心约)


-END-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立场,也不代表我们的价值判断。